陳桑去了廣交會,陳太得負責早上兒子上學前的事宜。

四點多,聽到齊齊濞(xin3)鼻涕的聲音,醒了;唉,這孩子,肯定又睡得不好了。起身去孩兒們房間看看,果然張著小嘴在呼吸,鼻子塞住了。拿了尤加利(精油)擦擦他的人中、鼻翼、滴幾滴在枕頭上,好像好些了。今天得再仔細地清潔他的寢具了。(前年在長庚看過小兒過敏、做了血液測試,結果是對塵蟎過敏。)

孩兒們上學了,陳太沿著屋苑的道路隨意地走著。到處都是在等校車的小朋友,個裏面有八個在打呵欠,呵呵。才七點多,陽光已經光猛地讓我眯起眼睛來,離夏天不遠了吧;陳太很怕香港的夏天.....整座島嶼好像被放在蒸籠裏似的,又熱又溼。忽然想到桃園中華路上的水煎包,香港人就像那些一個個被塞得毫無空隙的水煎包一樣,完全躲不了那股濕熱。臺灣人好一些吧,人口和建築沒那麽密集,嗯嗯,比較像八方雲集的煎餃,同樣濕熱,但是彼此還有些空間可以呼吸。

邊走邊活動,尤其集中在右手。沒辦法,右側有一大半還是沒知覺的,右手也擧不高。從前天開始,右後下背開始痛,不知是否跟手術有關?還是睡姿不良造成的?其實睡姿不良也是因爲傷口會痛,一直都用左側睡二十多天下來的後遺症吧。不想吃止痛葯,還是認份地多做運動。

今天雙腿的酸痛好多了,等一下來去預約明天早上的拉筋班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en7005 的頭像
chen7005

肺常人生

chen70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